首頁 網站設計 網站開發 品牌案例 新聞媒體 聯系我們
MENU +

dynamic

新聞中心+

NEWS

首頁>行業媒體>2010年中國軟件產業出口達200億美元沒懸念

2010年中國軟件產業出口達200億美元沒懸念

該新聞由成都網站建設成都網站制作轉載于百度新聞。

在上周五的CNET科技資訊網《7日風云:IBM徹底軟化》的視頻直播中,CBSi(中國)媒體總編劉克麗和ZDNET至頂網軟件頻道主編蔣湘輝作為訪談嘉賓,對上周發生的重大事件進行了點評。

在訪談中,劉克麗指出,IBM將系統與技術集團整合至軟件集團,原因有三:1)IBM公司硬件系統3-5年后會白送;2)IBM硬件如果虧損只能由IBM利潤最高的軟件部門來抗;3)最重要的是,未來的IBM的硬件和軟件一起賣,方便用戶。

對于中國軟件產業的發展,劉克麗還預測,“中國軟件產業全年軟件出口200億美元沒有懸念。”

以下是7月30日7日風云視頻文字整理: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七日風云。不看不知道,七日真奇妙,又迎來我們這個七日風云的直播節目。首先介紹兩位嘉賓,中間這位是CBSI中國媒體總編劉克麗,右手這位是ZDNET至頂網的軟件頻道主編蔣湘輝,首先向兩位嘉賓問好!本周其實我們有非常多的事情,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手機方面的,手機方面我們都知道ITC和多普達這兩個品牌給人感覺挺亂的,ITC宣布本周進入中國,ITC可能對很多人不是很陌生,但是它此次才宣布正式的進入中國,我不知道兩位嘉賓怎么看這兩個品牌,有沒有比如兩位用的手機是不是他們這個品牌的,然后他們此舉對中國手機市場的影響有沒有一些自己的分析。

    劉克麗:中國市場那么大,誰要進來都是很自然的我認為,那(宏達)它有兩個品牌,第一個品牌先進來的,跟微軟合作的;第二個品牌就是這個HTC,那就一個公司多品牌運作也沒有什么可說的,我是這么看。那么多普達它一直在智能手機方面,HTC它也是在智能手機方面,就是說中國現在沒有非智能手機的大戰,只有智能手機的大戰。

    主持人:老蔣?

    蔣湘輝:對,HTC的手機以前我用過,里邊是用微軟的操作系統,其實在智能手機市場現在競爭非常激烈,而且以后中國市場也是越來越龐大,升級為智能手機這是大勢所趨,所以這也是各個手機廠商的必爭之地。從數據來看,現在智能手機市場占有率最高的目前還是諾基亞的,排在第二的是黑莓的,第三是蘋果,已經升到了第三。Android的系統的手機已經上升到第四位,超過了微軟的那個。

    主持人:windows Mobile系列。

    劉克麗:但是Android手機是有很多品牌,比方說摩托羅拉。

    蔣湘輝:也包括這個HTC。

劉克麗:HTC后來也開始用,這個Android位置有點相當于桌面的Linux的位置,誰都可以用,但是在上面的應用開發是有自主版權的。

    主持人:對,Android其實是后起之秀吧。我們看第二個話題是剛才老蔣提到的名字RIM,RIM本周在中國市場也是非常多的動作,它首先在西單大悅城建了一個體驗店,有很多人現場就買了一個價值800多塊錢的破電池,這黑莓的用戶真是挺有錢的,另外RIM公司也收購了一個域名,這個域名叫blackpad.com這個域名,可能有很多人分析說這個RIM在做平板電腦,給它蓄勢等于是。另外還有一些列的相關報道,也有人分析說黑莓在企業級市場,因為它原來是推PushMail或者叫手機郵件這種,這種服務是獲得企業級客戶的認可。現在隨著另外一些廠商的進入,RIM在企業級市場受到了威脅,我不知道兩位嘉賓怎么看RIM這段時間的一系列舉措。

    劉克麗:因為黑莓一直就是在我們宣傳的口徑里還是比較低調的,我不認為它像蘋果那樣的,或者像諾基亞這樣的。它好像存在,但實際上我沒看見周圍的人誰拿著黑莓,我不知道老蔣你們看到沒有。反正就這么一個情況,而且它是一個加拿大的公司,和前面一樣,和臺灣那個(宏達)一樣,那就這么大一個市場,我們走向8億時代。8億時代百分之萬一800萬呢,我認為是這樣子。它肯定是百分之一是800萬,就是很大的。所以我認為黑莓它在歐洲或者在哪都順理成章的,但在中國市場表現的有點反常,就跟它自己的文化有沖突,那也是看中這個市場。它什么企業級防線突破什么的,其實我們說過企業級也好,個人用戶也好,實際上都是一個市場,我認為。個人用戶的高端市場就是企業市場。

    主持人:老蔣怎么看這個問題?

    蔣湘輝:它其實在北美市場一直是占有率很高的,而且主要是主打商務應用,那么在中國商務應用相對來講要滯后一些,但是最近中國市場越來越火爆,而且中國的商務的包括企業級市場也越來越受到重視,所以它進入中國越來越重視中國市場這個是大勢所趨。

    主持人:對,我們聊了兩個手機的話題,我們看一眼互聯網的話題。這個話題可以說是Facebook,但是Facebook我們都知道它是一個社交網站,本周約有一億名的Facebook的用戶信息得到了泄露,其實說這個話題可能跟我們每個人都相關的,比如我們每天有很多互聯網的一些行為,比如我們在哪更新了一個東西,然后注冊購買了一些東西,或者網上銀行的一些東西,當你的信息被泄露的時候你覺得這個是不是挺恐怖的。

    劉克麗:當然很恐怖了,我就知道我的手機上的垃圾短信是怎么來的了,就是我被倒賣了幾次,我可能就有多少次的垃圾短信。

    主持人:你可能就是說比如某此參加了某個什么聚會。

    劉克麗:給了名片。

    主持人:然后你就被有些人。

    劉克麗:對,還有可能就是被人肉搜了一把或者怎么著就搜出來,有一個信息它就可以關聯出來很多信息,我覺得越是互聯網人的信息越透明,最后你就可能沒有信息,我有個朋友他死活不上互聯網,因為他的保護意識特別強,好像他也不用信用卡,所以他就沒有人,垃圾短信也沒有,好不容易有一個是中國移動祝你新年快樂。

    蔣湘輝:美國新聞周刊前一段時間專門列舉了Facebook弊大于利的十個方面,其中都包括什么呢,比如說債主,他可以順藤摸瓜,他可以用Facebook來追蹤借債人的舉動,每天都在干什么,是不是可以有什么潛在資產可以抵債。

    主持人:老不還錢,其實你還在哪買什么什么東西。

    蔣湘輝:對,另外還有一些保險公司,因為你在Facebook上的一些舉動可能會拒賠,就是方方面面的很多事情。

    主持人:這個話題的另外一個部分,對于普通網民來說如何來保護自己的隱私呢?比如說從網站來說,因為它是好多用戶,把東西放你這你得給我們負責,你得保護好,你得捂好,另外一個層面來說,用戶比如在這個網上放東西的時候,你是不是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全都放上去,戶口本什么之類的。

    劉克麗:就是原來說云的時候就有點這意思,把東西放云里面肯定就是這么一回事,而且信息無所不在,而且個人信息也無所不在,如果是互聯網是查詢信息無所不能的話,那你個人信息也是,這肯定是同步的,所以互聯網時代的個人信息就透明了,所以有些法律什么東西可能得快點跟上。

    主持人:我們聊完了Facebook,再看企業級的一個話題,企業級的話題離不開IBM,IBM也是企業級市場非常活躍的一個公司,最近IBM它把部門進行了一些重構,重構之后就是有軟化一個過程,比如原來IBM在賣一些列硬件設備之前,比如說(9:54)或者打印機、服務器之前它可能還是一個相對完善,硬件提供商說它也是可以,現在它把系統與技術集團并到了軟件集團去,我們知道系統技術集團它生產那種大型機,包括X86的服務器、存儲還有一些列的處理器,這個是不是一個信號,就是IBM徹底軟化了,我不知道兩位嘉賓怎么看這個,這是第一個問題。

    劉克麗:我不認為什么IBM徹底軟化,其實這個問題好久就軟化了,已經它不是一個硬件公司了,我覺得它早就是個軟件公司,那我在不久以前,好像兩三個月以前寫的,IBM的硬件是白送的,在明年到后年的時候就白送,它已經沒有利潤就白送給你這個,所以它并到這這是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我認為它就是賣軟件的時候和賣硬件一定是一起的,它再分開也是比較扯皮的一件事情,我們看到IBM公司的營業額還是蠻大的在九百多億,它的硬件還是去年是161億,我們看到比前年還下降了30多個億,161億的硬件公司還是蠻大的。

    主持人:基本上也能進500強。

    劉克麗:差不多,500強就差不多是這樣,也是蠻大的。我說的是兩點看法,看看老蔣能不能。

    蔣湘輝:IBM從硬件往軟件和服務去轉型,十幾年前就開始了,克麗肯定更清楚,它在90年代上半段的時候它的硬件份額一直是最大的,比服務要大,到了90年代末的時候服務就已經超過了硬件,從2008年開始,它的軟件的收入第一次超過了硬件,它的硬件最近4年是連續下滑的收入,軟件基本都是穩步的增長,而且更關鍵的是軟件利潤率一直是IBM最高的,IBM幾大部門里最高的,像去年,2009年IBM軟件的利潤占整個公司的42%,和公司的服務部門是一樣多的,而且預計明年,就是(11)年還有未來,軟件將是IBM利潤率最大的,就是整個利潤的總額最大的一塊。

    劉克麗:比服務還大嗎?

    蔣湘輝:對,預計從今年開始,而且不包括整合了硬件以后,就是它純軟件這塊,從今年開始它對公司整體的利潤貢獻就已經比服務還大了。

    劉克麗:那我更知道了,那第三個原因就是說只有它能背負硬件這個重擔。

    蔣湘輝:而且雖然IBM去年,就是09年整體收入下滑,但是它的整體利潤卻在增長,達到了歷史的新高,這基本上都是軟件來貢獻的,所以從這個總體的趨勢上來看也是比較正常的。

    主持人:前一段時間IBM發布了最新的一個Q的財報,你能不能就這個財報進行一個簡單的點評。

    蔣湘輝:最新的一個Q,它二季度的數據,就基本上和去年的趨勢是一直延續的,軟件的利潤率一直是處于最高的水平,第二是服務,硬件還是排在最后。

    主持人:硬件雖然說排在最后,但是對于業界來說還是非常大的一個。

    蔣湘輝:它的硬件實際上也都非常高端,無論是它的服務器還是它的存儲,也都是在業內排在前兩位的,無論是總額還是單價,而且從性能上來看它最近又發布了(14:42)的新的機器。對于軟件IBM最近十年吧,它連續收購了60多家軟件公司,大家可能都以為收購能力最強的是Oracle。

    主持人:Oracle特別高調。

    蔣湘輝:其實IBM也一直在收購,但是它的重點是軟件公司,大概花了180億美元。

    劉克麗:Oracle除了sun以外也都是軟件公司,(CAE)也收購。軟件的整合速度在全球來講是特別快,而且是玫瑰靜悄悄的收,不靜悄悄的開。

    蔣湘輝:而且這軟件公司通常來講它都比較值錢,比如說一個10億美元左右的軟件公司,通常都會能賣到50億左右,就是收的時候。

    劉克麗:10億賣到50億。

    蔣湘輝:就是它的收入如果有10億美元的話,像當時它收購(15:41英文)做商業智能的這家公司的時候,就花了將近50多億美元。

    劉克麗:Sybase賣了多少我忘了。

    蔣湘輝:SAP收購Sybase的時候這個價格也是幾十億美元,Sybase的規模是11億多,當時以前的話會更高,收購(英文)、還有(英文)也是幾十億美元。

    劉克麗:那當然(英文)多那個什么。

    蔣湘輝:這就想象IBM當初賣100億美元的PC業務的時候,只賣了十幾億美元,賣給聯想的時候,但是它買一個10億美元業務的軟件公司,它可以舍得花出50億來買,從這個角度也可以看出,IBM對軟件有多么重視,而且也肯花血本。

    主持人:對,我們聊完了IBM的還有另外一個軟件的話題,這個是中國軟件發展的一個情況,有一個數字說中國軟件上半年收入達到了6048億元,其中吸引我的一個數字就是軟件外包,軟件外包出口方面增長了將近40%,我不知道兩位嘉賓對這個數字是不是感覺有什么要說點什么的。

    劉克麗:我第一個印象今年中國軟件出口200億美元,沒有懸念,我不知道老蔣同意不同意?

    蔣湘輝:同意。

    劉克麗:那我們看到其實我們國家的軟件收入上半年就達到了這個數字,其實非常非常的高,同比增長的話,我記得2年前,一年也就是580億,蹦的特別快。我記得在2008年的時候,2007年是4800億,2008年是5800億一年,它這個半年就同比增長29%,可能去年,我記不得這個數字了,軟件出口半年我腦子里是這么一個。

    蔣湘輝:去年是22%左右。

    劉克麗:其中軟件外包服務才12.3億美金,那就是軟件出口和軟件外包,我不知道一個是103億,一個是12.3億,這兩個數字老蔣你解讀一下吧。

    蔣湘輝:軟件出口可能也包括很多比如說外包拿到一些美國、日本一些單子,出口可能也整體的出口也包括一些嵌入式的,一些和其它的打包在一起的。

    劉克麗:我明白了,你比方說像華為,華為是它好像是說我們出口的硬件是多少,實際上它是嵌入式的軟件,因為華為是中國最大的軟件公司,在100強排名里,中國軟件排名,它軟件工程師是全國企業里面最多的,達到6000多位。

    蔣湘輝:它的手機出口了很多其實,從那個軟件數據來看上半年是6000億,克麗說了有一個數據是沒有懸念的,出口200億,還有一個數據沒有懸念的就是整個收入全年超過一萬億,這個肯定是沒有懸念的了。從目前來看超過一萬二千億是沒有問題的。不過從這個數據上的增長來看,收入的增長比去年提速了,提了6個點,但是出口實際上增幅放緩了,比去年放緩了6個點,可能是因為國外的經濟的恢復還是沒有想象的那么樂觀。

    主持人:顯的國內的很快。

    蔣湘輝:對,但是整體還是很快的。

    主持人:聊完這個軟件我們看一個硬件方面的話題。說實話硬件的進步不像互聯網的應用那么豐富,本周Intel宣布了一項非常大的技術進展,這個進展其實是在微光電的領域取得的進展,這個技術它現在是發布了一款激光器,這個激光器展示了一個相關系統的一個原型,這個速度可以達到50Gbps,這個一秒鐘之內就能傳一部高清的電影,這也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劉克麗:我一看到這個東西開始是很驚訝,光速能傳輸信息,而且傳的這么快,后來我仔細一看不是這么回事,這有點像當年的生物計算機,八幾年說過生物計算機,后來發現維持生物計算機這套系統比電子計算機更復雜。那我也看了這個新聞稿,其實激光器本身的造價和本身的復雜程度已經超過了硅的生產過程,那就是說誰能把激光器的價格降為零或者它的零頭,我認為這個東西才能普及。

    主持人:這個意義對于目前的銅纜,就比如我們平常見的什么電腦里的一些部件也好,一些電路板也好,里邊的都是以銅為介質傳輸的,現在等于Intel打破了原來這種,而且銅目前最高可以達到10Gbps這樣一個傳輸速率,跟這種光傳播是差很多的,而且往上再走可能就是20G、40G,就是基本達不到這種硅光電的傳播速度,比如50G,下一步就是100G甚至200G,下下幾代可能就到T級別的傳輸速度,這個對于計算機體系結構來說可能是一個非常大的飛躍。

    劉克麗:我認為實現是一個飛躍,它現在只是一個實驗,我做了一個Demo,做了一個秀。

    主持人:也就是說我們有這個技術。

    劉克麗:但是我認為維持這套系統的系統是最關鍵的,可能我認為在特殊的情況下可以這樣用,但是它是用在微電子里面,對集成電路,你要一個集成電路旁邊再配一個大激光器,這不可以的,我認為是這樣,那銅的技術銅的傳輸大概是屬于15年前已經大面積的普及了,銅的技術從提出到普及15年的時間,但是到光的傳輸這個可能我覺得我看不見了大面積的普及,我覺得你們家小胖子可能能看見。

    主持人:其實這個問題我們當時也問過Intel,Intel說這個初步的用于計算機里面的硅光子這種設備,或者是這種什么板。因為它現在給出一個原型,具體什么形態還不太清楚,說有可能在兩三年之后會逐步的有產品出來。

    劉克麗:但愿吧。

    蔣湘輝:Intel的創新都是比較奇的。

    劉克麗:但是有一點Intel創新我是反復說過,比方說光計算機,其實所有東西都成熟了,比如我們用光纜,我們有光存儲,我們有光傳輸,但是Intel絕對不會放棄電子計算機的,因為它說摩爾定律還會存在50年。

    主持人:它現在是把硅的這種特別成熟的工藝或者這種材料運用到光的。

    劉克麗:還不是,硅是介質,是開關電路介質,但是它開關電路之間的聯系是用光,好像我理解是這樣,它不是把元器件的開關電路用了光,不是,它用它做傳輸,做信號的傳輸,并不是用來做開關技術。

    蔣湘輝:我是覺得像Intel創新這么前沿的跟國內的公司比,其實它的差距不是在IT本身上,是在基礎科學研發的能力上,比如說是這種物理方面材料方面,在這一層更基礎方面的差距,所以我也希望國內的公司或者是整個國家能夠對這種基礎科學的研究,能夠投入的更大一些。

    主持人:這個希望是好的。

    蔣湘輝:像Intel這技術,每一個國家也都會很期待的,尤其是媒體人士。

    主持人:聊完Intel,我們聊一聊幾個大佬,我知道克麗本周特別辛苦,訪了兩位業界里比較厲害的人物,一位是微軟大中華區的總裁梁念堅,梁念堅給人感覺很低調,這次他來跟克麗有一個更深入的一個可能有一個小時的面對面的訪談,對梁念堅能不能跟廣大網友分享一下。

    劉克麗:首先我覺得我們都有一個錯覺,其實他并不低調,他很張揚的,這也是作為一個總裁性格必須外向的這么一個必備的。過去也不叫沒有找到對路的人還是就沒有聯系上,我覺得其實他是非常健談的,這個是第一個感覺。第二個我認為他回答問題還是挺直爽的,他也不回避任何尷尬的問題,比方說我問他聽說你不讓中國人做office,他說我沒有,他說我是讓大家更創新,他的意思是office已經有了,你們不要做已經有的事情,而是要做沒有做過的事情。

    主持人:比如說基于office基礎之上的做一些,或者說。

    劉克麗:他說我沒有說,如果說別人做過的東西你就不要做了,我認為他說的是對的,因為我們集團也有一個創新大會,我上去一番,人家都發獲獎感言,我是去發獎,我是說發獎感言,我認為創新是人類文明的進步,如果不創新的話我們人類就再也沒有進步了,而且創新是不止的是什么呢,是因為人類進步的文明步伐是不會休止的,所以我認為創新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以為當初互聯網無所不有的信息已經走到盡頭在15年前,后來在5年前就出現了視頻博客、搜索,傳輸手段,找尋手段我們又認為是走到窮盡,不對,其實現在的社交網,微博,又出來一撥,你就不知道以后還會出來什么,所以我認為在不斷的創新,我認為梁念堅這個說法也是很坦誠的,很直白的,很對的。我還認為他心里有一個尷尬就是有一個糾結,他特別希望XBOX進中國,業務可以擴大,但是政府就是不讓它進,他說要很多部委簽,他心里面挺糾結這件事情,但是他也很理解,他說因為XBOX在中國采購了那么多東西為什么不允許他賣,這個我覺得梁念堅的想法,還有一個他說知識產權的保護問題。

    他說了一個例子,一般我也不愿意說,他比方說印度市場比中國小多了,但印度生意就是特別好,他言外之意就是責怪中國還是有偷它東西這種現象我認為。但是這個都是我私下里跟他交談的一些感覺,我認為他還是挺交心的對我說這個東西,另外不能說他有一個缺點,他就是有一個特點,他不太愛聽別人說下去,他一個勁自己在說,表達自己的觀點。比方說好幾次我認為點到他痛處了,他就沒有接這個話,這是我對他的一個看法,可能偉大的人都比較執著,自成體系,他接我的話沒準我能幫他解決,或者我能給他拋磚引玉,我覺得是這樣。

    蔣湘輝:您覺得點了他幾個痛處?

    劉克麗:我覺得知識產權這個是吧,其實我還想進一步跟他再交流下去。

主持人:老蔣可以談談你對梁念堅的印象。

蔣湘輝:我對梁總的感覺就是特別踏實,那天感興趣的問題就是關于他們和Intel的關系,這問題我特別感興趣,因為Intel推出MeeGo操作系統以后,實際上,從事實上肯定會影響和他之間的關系。

劉克麗:肯定。還有一個,插一句話,老蔣等一下,我覺得有時候你說的批評他的時候,他尷尬的時候他能轉敗為勝,比如Vista那么差什么的,Vista一點都不差,是我們Win7太成功了,他這么個人,你接著說。

蔣湘輝:MeeGo的話題,和Intel的關系,實際MeeGo不光用在手機上,還用在嵌入式上。

劉克麗:馬上就能上桌面了。

蔣湘輝:其實能用在上網本上就是能用在桌面上了。

主持人:只不過Intel有個限制,是基于Intel凌動平臺的。

蔣湘輝:實際上在大連軟交會的時候,在Intel的展臺上,我都用過聯想的一臺臺式的PC,用MeeGo操作系統,當時有一個工作人員說的話讓我印象特別深刻,他說MeeGo的推出標志著Intel和微軟的決裂,當然那個是普通工作人員,不代表Intel的官方。

劉克麗:我有個感覺,自從1999年,Intel做IDF開始,就覺得他特流哈喇子對軟件,為什么一個硬件廠商老作開發者大會,它有什么開發的啊,而且好多軟件廠商就是一個BIOS系統嗎,就是一個主板的,他一直在弄,他的糾結也是在80年代、90年代初,他做過操作系統,他失敗過,當時是印光盤,而且當時印光盤就像印鈔票似地,省得他再投40億美金建大工廠,不用,就雇一伙兒人,弄一辦公室,再弄幾臺機器,開發去吧,那就是印鈔票了,他肯定眼饞這個微軟,但微軟也挺惱火的,這個軟件一個是容易被盜版,還有一個就是服務,你只要弄上了這個,他就老賴你了,微軟也覺得自己的系統越整越大,越整BUG越多,從新軟件開始就有一個專門網站,就好像買一件新衣服就開始打補丁,一直打到他報廢。

蔣湘輝:推出Win7的時候,實際上對Intel是不利的,

劉克麗:減法了。

蔣湘輝:他實際上降低了配置,降低了配置以后顯然對Intel是不利的行為。

主持人:這I系列推出實際上指著Win7呢。

劉克麗:一個是配置是不利的,還有一個對內存的廠商也是,因為他資源占用的少了,內存配置低了。

蔣湘輝:從長時間看,他們肯定還會長時間合作的。

劉克麗:肯定。

蔣湘輝:而且還是最大的伙伴,

劉克麗:這肯定,傻子都能看出來,有點裂痕,紅杏出墻,所以我寫的那個,實際上對方先紅杏出墻,我尷尬什么的。

還有一個曙光的,最讓我吃驚的是(歷軍)說的,現在的云計算中心都是初級階段,往下解讀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云計算中心根本就沒有成熟。大家都是先蓋硬件,先蓋高樓,然后往里裝機器,真正的云計算只是一個雛形,有這么點意思,所以我就跟他說你先撈到了第一桶金。另外兩個他講的就是說會走向專用平臺,一個高性能計算專用的,一個通用的,這么一個東西。還有(歷軍)也是挺有意思的人,挺果斷,他公布了必然要收購一批軟件公司,這個也是挺讓我吃驚,從來中國的硬件公司沒有收購過軟件公司。

蔣湘輝:這是不是他準備上市也有關系呢,這么高調。

主持人:說起來上市呢,曙光這個小道消息傳了很久,這次(歷軍)好像也沒有正面作出回應,但他是不是也談了一些這個?

劉克麗:沒有,歷軍現在非常會回答問題,會回答問題的總裁一般先帶你逛花園,比如你問他上市,他說上市肯定是那樣,但它不會透露具體的時間,多少起價,這是商業機密,他現在也乖多了,因為要上市了嗎,所以他說最大的問題是從服務器往服務業轉行,這是一個挑戰,從非上市企業到上市企業,他說缺少的就是經驗,他說比如原來我們是右手寫字,上市非得要左手寫字,改唄,就不太舒服,就這樣,挺有意思的,我那天可能下午狀態不太好,大家聽我現在嗓子還有點不太好,所以抱歉,對不起大家,咳嗽了好多聲。

主持人:老蔣對曙光的一些看法,你看國產這幾個廠商,聯想的服務器,也不能說不做,基本上以PC為主業,像浪潮是另外一條路,曙光就是高性能計算。

劉克麗:曙光是純服務器,浪潮不是,浪潮幫人家做手機的,代工什么的。

蔣湘輝:歷軍以前我也采訪過幾次,從他整體來看,對公司整體的掌控權還是很明顯的。

劉克麗:很扁平。

蔣湘輝:他可以比較容易控制整個公司的走向。另外對自主知識產權他也很重視,好消息是國內對高性能計算的需求確實還是很大的,像上海(38:15)包括新的天津的那些機器,很多各種各樣的用戶都在用。

劉克麗:還有讓我挺吃驚的兩個技術方面的問題。一個就是星云支持多種操作系統,這個以前我們沒有報道過,還有一個他要推出(優版)系統,他透露的,就是以內存為核心的多CPU的這么一個體系結構,因為這個體系結構大概在15年前,由SGI發明或者首推的,后來不了了之,那時候PC還都是單總線的,多總線的沒有,當時叫海量存儲,在此之前,有一個是對稱式多處理,他兩個CPU,后來就出現一堆CPU。這個是在(Wintel)體系架構里面沒有的。

主持人:聊完這兩位,我們再看另外一位,也是劉克麗的老朋友,就是思科中國的副總裁林正剛,還是副董事長?

劉克麗:不知道。

主持人:他今天在微博上主動爆料,說我該退休了,退休的報告終于批了,不知道克麗對林總的退休,您是怎么看?

劉克麗:林正剛我認識他特別早,20多年了,在80年代我就認識他。

主持人:當時他做什么啊?

劉克麗:當時是Digital中國公司市場經理,當時他每次看到我就說,你怎么還是那么的直爽啊,那我喜歡林正剛什么,他是俠骨柔腸,別看林正剛留著小胡子,好像長得很硬,它實際上心很軟,他很重情感。

主持人:他是不是練武的啊

劉克麗:不是,他唱歌,打鼓,我老覺得他有種騎士風度,人挺好,香港出身。

主持人:他好像練拳,洪拳。

劉克麗:其實我覺得剛才有人說他是被退休。

主持人:對,有很多人現在網上議論紛紛。

劉克麗:不是,其實他早就想退休。

主持人:他歲數差不多了

劉克麗:一個是歲數差不多了,另外他特別怕他老婆,他那個時候就跟我說,他老婆可漂亮了,我們看著照片說,你老婆這么漂亮,而且據說他老婆是那種世家,

主持人:大家閨秀

劉克麗:他老婆就跟他說,你必須每周回香港一次,他跟我說的,那我說你呢,他說我不敢不回,肯定要回去。

主持人:等于說林正剛是跟豪門結親的。

劉克麗:而且林正剛這個人從來沒有背后怎么著,就是很多人都耍他,他不會耍任何人,我還是比較喜歡他,就是從各個方面來講,非常好的一個人,非常好的一個朋友,我覺得他應該在杜家濱之前就想退休了,據我所了解。

主持人:那好幾年了。克麗要爆料了。

劉克麗:因為之前他應該是當那個什么的,后來沒有,他就管銷售,其實他和那個誰的管理風格不一樣,而且他特別特別聰明,每次跟他談話,他都能做一些比喻,他那個比喻我覺得那個比喻對大家會終身受用,就是他說網絡的基礎設施是2000年鋪的,都十年了,如果2層樓的地基上要蓋十層樓的大廈是不可以的,那么多應用加上去,他招架不住的,必須重新來,重新挖地基,我不知道他指的是重新買他的網絡設備還是重新打軟件結構,不管怎么說,我覺得林正剛這句話說的是對的,我也特別遺憾,如果你走了,再也沒有人跟我說這么有水平的話了。

主持人:沒事,你們也可以私下聊,他也透露了,未來的方向呢,正在寫書,另外就是做一些公益事業。

劉克麗:我還真沒跟他聊過公益事業,我們倆竟聊工作了,沒聊公益,回頭去跟他聊一聊,我看他在微博里面非常的活躍,一天好幾條。

主持人:我估計他一天得十幾個小時,早上起來,各位早安,然后晚上,各位晚安,弄得特別細。

劉克麗:他沒有開博客,他開的是微博,因為我沒有加入他的好友,我也沒上微博,因為我特累,所以我也沒加入討論,我覺得要是老給我發或是怎么著,我聽很多人說他很活躍,還是比較喜歡的一位我這個時代的職業經理人,我很多這樣的朋友,包括IBM1985年的中國首席代表(王學萌),我現在還跟他有短信聯系,我們約好了9月份吃飯,他跟我母親一樣大,今年80多歲了,我們也是忘年之交。

主持人:我門也期待克麗跟我們分享一系列的心得體會,老蔣你以前有沒有采訪過他?

蔣湘輝:以前我沒有直接采訪過他,但是我以前在央視的一個什么對話節目里見到過他,我覺得他不錯,人非常好,說到退休,還有一個挺有意思的話題,就是IBM的全球CEO(44:55),很多人都在說,彭明盛可能明年也要退休了,很多人就在猜測,誰來接他的班,因為IBM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一般到了60,CEO就要退了,最大的CEO。

劉克麗:其實我覺得這個時代,就我們說他們退休的那個時代的那些人的水平都非常整齊,人品也非常的整齊,都是很優秀的。

主持人:他們是幾0后啊,這幫人?

劉克麗:40后。

主持人:那馬上50后、60后又上來一批,那管理風格和IT產業的發展,你看我這話題多大啊。

劉克麗:對,其實這是各領風騷數十年,一代比一代強,盡管不像那一代怎么怎么著,但是更有什么什么,你看英國的首相卡梅隆,他就是個70后,37歲、38歲,我覺得整個英國就會變年輕了,奧巴馬是個60后。

主持人:奧巴馬多時尚啊。

劉克麗:時尚,今天早上才好玩呢,說他做客一個什么節目,婦女節目,說你怎么會來這么一個節目,因為我想找一個我太太喜歡看的節目,太幽默了,這個40后絕對說不出來。

主持人:看我們這個話題多幽默啊,今天節目的時間到了,還是那句老話,不看不知道,7日真奇妙,期待下次節目再見,byebye

劉克麗:byebye

蔣湘輝:byebye

成都網絡公司成都網站制作摘自百度。
 

川公網安備 51010702000823號

电影天堂-电影天堂网